幸运飞艇福利群

奉新县政府被法院判成"老赖" 县长不能坐飞机高铁

时间:06-21/2019 07:19 | 点击次数:

(原标题:欠款3亿不还,县政府被法院判成“老赖”,县长不能坐飞机高铁了)

有句话说:欠钱的是大爷。

在社会上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欠钱不还,从而被债权人告上法庭。不过,虽然法院判债权人胜诉,但欠款人即使有钱,也依然拒不还钱,国家执法机构也无法对其实施有效措施。

因此,为了限制这些欠钱不还的人,他们将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于是,他们便不再是“大爷”了,而变成了“老赖”。

令人惊讶的是,就在最近,一个县的政府也变成了“老赖”。

3亿合同纠纷仲裁,县政府败诉

3月31日,网上流传着两份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和执行决定书,执行决定书显示,江西省奉新县人民政府被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也就是说,奉新县政府变成了俗称的“老赖”。

奉新县政府被法院判成

▲图片来源:新法制报

根据另一份执行裁定书,宜春市中院根据发生法律效力的南昌市仲裁委员会(2016)洪仲裁字第47号裁决书,向被执行人奉新县人民政府送达了执行通知,并做出了冻结奉新县政府在银行的存款3.24亿元或扣留、提取相同价值的收入。

奉新县政府被法院判成

▲图片来源:新法制报

奉新县政府被法院纳入失信“黑名单”的背后,是一个价值3亿多元的合同纠纷。据了解,奉新县沿河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沿河公司)曾中标了奉新县一市政工程,但是奉新县政府此后一直不结算、不验收有关项目。除去用土地款项抵掉的工程款,余下款项一直未结算。

沿河公司法人张正冰表示,2007年,江西国弘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国弘)在中标奉新县上桥以西潦河两岸延伸工程项目后,在当地成立沿河公司具体负责该项目。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

奉新县曾以土地出让抵扣了部分工程款,江西国弘取得部分土地之后,于2008年在奉新成立了江西嘉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公司注册地与奉新沿河公司同为奉新县滨河西路。

张正冰表示,在完成了上述项目之后,奉新县人民政府并未按照约定如期支付余下工程款。于是,沿河公司向南昌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2016年7月5日,南昌仲裁委员会作出(2016)洪仲裁字第47号裁决书,裁决奉新县政府应向申请人支付潦河两岸延伸工程建设、土地征用、报批、拆迁、开发建设等费用和投资收益31827.16万元及相应的利息。

奉新县政府被法院判成

奉新县政府被法院判成

▲图片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奉新县政府不服南昌市仲裁委做出的裁决,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撤销上述仲裁裁决的申请。

申请中,奉新县政府认为土地出让金自出让土地使用权取得收益,出让金缴入财政列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土地开发预算使用,自始至终性质不能改变,用途不得改变。

同时,奉新县政府认为,经核算涉案工程造价仅为7000余万元,而仲裁裁决将42814.69万元的土地出让收益(扣除已支付9937.53万元,尚有32827.16万元)均裁决给奉新沿河公司,改变了国有土地出让金的性质和用途,违背了社会公共利益。

但是奉新县政府的申请却遭到法院的驳回。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阅到奉新县政府与沿河公司、江西国弘申请撤销销仲裁裁决纠纷民事裁定书,南昌市中院认为:

对奉新县人民政府主张裁决书改变了国有土地出让金的性质和用途,本院不予支持。至于申请人奉新县人民政府认为经核算工程总价仅7000余万元,而仲裁裁决的金额过高违背社会公共利益,对此,本院认为,申请人奉新县人民政府对仲裁裁决应支付的费用有异议,系仲裁庭的实体认定问题,不属于审查撤销仲裁裁决的范畴,而其认为违背社会公共利益,并未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所以该主张不能成立。

拒不执行上失信“黑名单”

奉新县政府在申请失败后,仍然未向沿河公司支付余下工程款,沿河公司向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申请。

2017年3月13日,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发执行裁定书,裁定冻结、扣划奉新县政府在银行的存款3.2亿元或扣留、提取相同价值的收入;查封、扣押、冻结奉新县政府所有的价值3.2亿元的资产。此外,奉新县人民政府要以3.22亿元为基数,向申请人沿河公司支付利息,直至还清欠款,立即执行。

但奉新县人民政府对此拒不执行,因此,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在3月21日下发执行决定书,将奉新县人民政府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实际上,由于运营困难,难以向涉案工程的承建方支付有关工程款项,在2016年6月7日,江西国弘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出现了由政府“失信”引发企业“失信”的连锁效应。

热门排行